第80章 出言不逊 耳光招呼

作品:《都市鬼王小祖宗

    王初见再醒来的时候,第一眼看到李二狗扑在他怀里,哭的稀里哗啦,一个劲地给李二狗叙说自己碰到了鬼。

    李二狗点着她的额头笑话她,没见过世面,告诉她根本没有什么鬼,只是见到自己买的房子,欢喜地晕了过去,做了一个梦而已。

    然后一同住进别墅的李强,绘声绘色的描述,王初见在见到别墅的时候,如何尖叫,如何大跳,最后兴奋过度。

    怡怡奶声奶气的埋怨王初见道:“妈妈,你小心一点啦,你晕倒这一天可把我和爸爸吓坏了。”

    王初见很委屈啊,因为众人所说的,她都记不得了。她记得,反而被众人指责为梦境,难道自己真的那么没出息,欢喜的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然后她视察自己的新家,独立的三层别墅大豪宅,门前的小院种植着各种花草甚至可以媲美一个小型的花园。楼顶一个玻璃房笼罩着一个小型的游泳池。

    反正整个家奢华的如同梦境,那么稍微激动一点,晕一下,好像也说的过去啊!

    李二狗不是要骗王初见,只是噩梦已经结束了,就让她把那当成一个梦好了。如果说这世上有一个人不需经历磨难,不需要饱尝痛苦,他觉得这个人应该是王初见。

    如果非要问个为什么?只有一句话:因为那是我李二狗的女人。

    男人宠起女人来无法无天,毫无道理。

    惊喜过后,王初见问出了自己心中最大的疑问:“二狗啊,这别墅你是怎么搞到的?”

    李二狗把方捷需要自己帮忙,用别墅作抵押的事情告诉了王初见,在这些方面李二狗很诚实。当王初见获知李二狗还不知道方捷要他帮什么忙,就答应了下来之后,心中充满了担忧。

    “会不会是很难办的事情,有危险怎么办?”

    李二狗哈哈大笑:“你觉得这世上还有什么事情能威胁到我,有什么事情我是做不到的?”

    王初见张了张嘴,却发现自己竟然毫无办反驳李二狗,没办法啊,自己的男人就是这么优秀,吊炸天。

    接连两天王初见都没有出门,她在欣赏自己的家,虽然不出门,但是她并不觉得无聊,因为家里来了两个客人,整天陪着她嘻嘻哈哈。

    李二狗把唐方处置了之后,抽空便打了电话,告诉了董小娇。赵盼弟和董小娇自然对李二狗千恩万谢,两人于是自告奋勇要帮助李二狗一起照顾王初见,当然这其中还有赵盼弟不为人知的小心思。

    虽然王初见的肚子变化太快,让两人吃惊不已,但是想到李二狗这个不一般的人,他的媳妇也应该不一般,怀孕和别人不一样,似乎也有点正常。反正两人问了无数次,李二狗总是回答正常,他们也就不敢再问,省的惹李二狗发飙。

    这一天,三个女人在一起打牌,李二狗坐在阳台上喝酒,酒这个东西,他真的是非常喜欢,只是来到龙城之后一直没有机会喝,也没有钱喝,昨天却无意发现墙壁之中的暗格里隐藏了着一个酒柜,可把李二狗乐坏了,几乎从早喝到晚。反正他又不会醉,王初见便视而不见。

    叮叮叮——

    门铃声响起,李二狗见三个女人玩的正高兴,只好自己起身去开门。

    吴妈陪着一个中年男人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吴妈一见到李二狗,就对中年男人道:“老爷,就是他,就是他威胁小姐,要了咱们的别墅还有汽车。”

    在吴妈眼中李二狗一直不是一个好人,不然他为什么向方捷要房要车,而小姐却不敢拒绝,更重要的是李二狗那一日甩方捷耳光的时候,她在旁边看的仔细。她觉得方捷一定是有什么把柄被李二狗拿捏住了,不然方捷为什么要逆来顺受?

    吴妈五十多岁,有三十年都在方家度过,看着方捷长大,小时候方捷在她怀中的时间,比在她母亲怀中的时间更长,所以她一直把方捷这个大小姐当成自己的女儿看待。思来想去,总是舍不得方捷吃亏,于是偷偷地把这个消息,告诉了方捷的父亲方从义。

    方从义也觉得吴妈说的有道理,自己女儿一定是有什么小辫子捏在了对方的手里,可是如果自己去问女儿,估计女儿打死都不会说的。女儿的个性他十分了解,从小就培养她,准备让她做方家事业的接班人,但是女儿高中之后,却是义无反顾地选择警务学院,做了一名人民警察。

    所以他决定帮助女儿解决这件事情。

    一眼看到李二狗,他便先入为主地认定李二狗不是一个好人,满身酒气,家中还有三个如花似玉的女人,这小子的生活够乱啊!

    “你好,我是方捷的爸爸方从义,未请教先生是?”

    李二狗一挥手道:“你没有必要知道,我又不认识你。”

    连名字都不敢告诉自己,方从义再一次确定李二狗不是正道上的人。

    “先生,我们能坐下来谈一谈吗?”

    李二狗返回客厅,翘着二郎腿,一边喝酒一边道:“有事就快点说吧!我不喜欢和一个陌生人扯淡的。”

    方从义深吸了一口气平息自己的心神,道:“先生和小女方捷是朋友吧?”

    “不是,认识但是不熟悉,不算是朋友。”

    方从义的涵养再好,此时也有点憋不住了,愤愤地道:“不是朋友,能把房子和车子都给你!”

    “那你要问她啊,她是你女儿,又不是我女儿。”李二狗虽然为人倨傲,但不至于见到谁都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,主要是吴妈一进门的态度让他很不爽,如果不是王初见在家,他早就把两个人提着扔出去了。

    方从义啪地在桌子上拍下一张银行卡道:“年轻人,不要不知道天高地厚,我希望你见好就收,这张卡你收下,房子车子都是你的,我希望你把该给的东西给我。”

    这是彻底把李二狗当成了敲诈勒索的小人了。李二狗蹭地一下站了起来,王初见知道自己的男人要是发了火,对方肯定要缺胳膊短腿,只是李二狗的速度太快,还没有容得她张口劝解。

    啪——

    一声清脆的巴掌,已经甩在了方从义的脸上。

    “你大爷的,给老子装什么大尾巴狼,老子不稀罕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