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5章 汇合

作品:《我只想当一个安静的学霸

    沈奇一行抵达玛多县城,记和县长都出去筹钱了,接待沈奇等人是的副县长。

    寻求财政支持这事原本不该记操心,但没办法,玛多穷啊,记也只能四处求援。

    受贫困影响最深的是医疗和教育,令沈奇震惊的是,在玛多县,死亡率最高的疾病居然是阑尾炎。

    这里缺医少药,极度缺乏高水平医生,教育发展也相当滞后,小学以上文化程度的人占比很低,懂汉语、识汉字的牧民少之又少。

    换言之,普通牧民没能力听到中央、省政府、州政府的声音,甚至连县政府的声音也很少听到。三江源地区寺庙林立,憨厚虔诚的牧民能听到、能听懂的声音大多来自寺庙。

    “实不相瞒,因为县财政困难,我们已经三个月没领工资了。”副县长苦笑道,带着沈奇他们来到县里的一所小学。

    小学里一共百来号学生,大部分是牧民子女。

    其中三分之一的孩子已经几年没有见过父母了,有的家长把孩子交给学校,便千里迢迢的出去放牧了。

    沈奇和两位研究生在操场上见到一位藏族小姑娘,她穿一件又脏又破的旧棉衣,脚上穿着单布鞋,怯生生偷瞄几眼首都过来的大人物。

    “这小姑娘可怜,平时总是一个人,逢年过节还在学校住,也不家。”副县长颇为心疼的说到。

    沈奇来到小姑娘面前,和蔼询问:“小妹妹叫什么名字,多大了,几年级?”

    “我我叫卓玛,十一岁,四年级。”小姑娘小声的说到,说的是汉语。

    卓玛的汉语说得略生硬,如果不是她说出自己的年龄,沈奇还以为她是一二年级的学生,因为卓玛实在是太瘦太矮了。

    沈奇很心酸,又问:“你爸爸妈妈呢?”

    卓玛闻听此言,低下头,噘着嘴,半天不吱声。

    忽然,卓玛哇的一声哭了起来:“他们说去放羊,我也不知道他们去哪里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哭不哭,卓玛不哭。”沈奇帮卓玛擦眼泪,心中非常难过,他是一位父亲,有一个女儿,而眼前这位藏族小姑娘连她的父亲母亲去哪里了、是不是还活着,都无从得知。

    这时有位老师用一根铁棍敲打吊在房檐下的铁角,当当当,这是上课铃声。

    卓玛听到铃声后飞快的跑教室,看的出来她渴望学习。

    经过实地考察,沈奇发现玛多县需要解决的问题实在是太多太多了。

    脱贫致富的目标,绝非两个燕大支教研究生能搞定。

    “我能力有限,我能做的就是,力所能及为咱们县做点事情。”沈奇决定以私人名义捐赠一车药物给玛多县,他爹开药厂的,别的没有,药有不少。

    “谢谢,谢谢沈教授!”副县长紧紧握住沈奇的手。

    沈奇握着副县长的手,语重心长的说到:“康文华同志,我们都知道,人需要看病吃药,大自然也是如此。想要彻底改变玛多县‘千疮百孔老鼠仓’的现状,重‘风吹草低见牛羊’的盛景,一是要坚定不移跟着党走,二来咱们县里也须积极主动的开展自救工作,扶贫不是长久之计,想方设法主动脱贫才是根本。玛多县的生态治理,已经到了非常紧迫的程度。”

    康副县长说到:“确实如此,生态环境恶化,不仅严重影响了咱们县的经济发展,同时还带来了诸多社会问题,以前的三江源几乎没有刑事案件,而现在哎,穷到极致就会出事啊。留守儿童、医疗教育等问题,也是生态环境恶化所带来的后遗症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我们早就制定了种草、灭鼠、改善生态环境的自救方针,然而沈教授你也看到了,我们这个偏远旮旯,一没钱,二没人才,在我看来,人才比钱财更重要,但各个专业的高级人才,又有几个愿意来这里呢?”康副县长满面愁容的说到。

    “还是那句话,相信中央相信党。康副县长你反映的问题,结合我的实地调研,到首都之后,我会整理一版调研报告,直接跟中央汇报。”作为一名党员、一位社会服务工作者,沈奇的这次高原之旅收集了不少社会性、政治性方面的真实素材,他没有忽悠康副县长,到首都之后,他真的会跟中央直接汇报。至于中央听不听沈奇的汇报,那且另说。

    作为一位精通数理化生的科学家,沈奇在玛多县城短暂逗留之后,跟康副县长告辞,嘱咐两位研究生做好支教工作,这便和省城的张司机一道离开了玛多县城,去往黄河源头。

    玛多县是黄河第一县,玛多往西是巴颜喀拉山麓海拔4982米的各姿各雅山,那里是黄河的源头。

    各姿各雅山下的几条小溪汇聚为卡日曲,它是黄河的正源。

    卡日曲与约古宗列曲汇合后,流经星宿海,再汇入扎陵湖、鄂陵湖,于是便有了“黄河之水天上来”。

    张师傅开车到鄂陵湖附近,这里已经没有公路了,此处是车辆通行的尽头,再牛逼的越野车也无法继续前行。

    “张师傅,你先吧,我留在这里就行了。”沈奇说到。

    “那怎么能行!”张师傅岂敢把沈奇一个人丢在荒山野岭,这是犯政治错误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一个人,我有同伴。”沈奇下车,眺望远处。

    远处除了雪山也没啥东西,但过了一会儿,出现了一群牛马。

    马是骏马,牛是牦牛。

    马背上骑着人,牛背上驮着人类的行李物资。

    沈奇双手作喇叭状,对着远处喊到:“哦哦哦!”

    那个方向骑马的一个汉子很快发现了沈奇,他大声应:“哦哦!哦哦!”

    沈奇:“哦哦哦!老许是你吗!”

    骑马汉子:“哦哦哦!沈教授,是我!”

    这算是对上口号了,骑马赶牛的这群人,是燕大许洲副教授的三江源科考团队及藏区向导。

    忽然,三十几头牦牛躁动起来,它们嘴里叫着,头上顶着,你追我,我顶他,打起了群架,现场局势趋于混乱。

    “沃靠!”沈奇愣在原地,我跟老许不就喊了几声对口号吗,牦牛怎么打起架了?

    百度搜索【云来阁】小说网站,让你体验更新最新最快的章节小说,所有小说秒更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