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八章 捉妖 下

作品:《道门法则

    双方正在斗法之中,卓腾云和卓腾翼不可能去给赵然解释这鼠妖如何会变身,但赵然全力关注之下,进入凝神状态,还是很快发现了虚实。

    这鼠妖并非变成了巨熊,其形貌仍是原本的狸鼠样子,只不过身形如熊一般巨大。而且在凝神状态中,赵然能够约略分辨出来,鼠妖的实体仍然是野兔般大小,涨大的部分,则虚实难言,似为影像之状。

    鼠妖涨大之后,对着卓腾云狂哮一声,直立起来,猛扑过去。

    只见卓腾云不慌不忙,掌中三尺剑斜插身后,双手掐个法诀,口诵经言,脚踏罡步,闪过鼠妖一扑之后,身形也暴涨数圈。

    若是在凡人眼中,卓腾云已化为腰系黄兜、肩披黄纱、头扎黄巾的力士,身形丝毫不输于鼠妖,甚至个头更甚三分。这便是卓腾云苦修的道术——力士神打咒,请天庭力士上身,身附浩然威力!

    在赵然这个凡人中的“非凡人”眼里,大卓道长同样虚实相间,本体为自身,但身后虚影中是一名壮硕的黄巾力士。

    这门道术分为三层,可请三级力士。卓腾云如今为黄冠修为,能请黄巾力士上身,身具九牛二虎之力。若是修至第二层,则可请动红巾力士,拥有龙象之力。修至最高层级,则可请紫巾力士上身,经书中说,届时可出鲲鹏之力,移山倒海不在话下。

    卓腾云力士附身之后,不再闪避,和鼠妖结结实实来了一次正面撞击,爆出一声闷响,掀起来的狂风向着四面八方汹涌而出,罗家后园中的树木花草被狂风吹得倾倒过去,一些尚未成材的小树则被硬生生刮倒在地。

    赵然伏身于八角亭上,免了被狂风吹落的危险,但没有防备之下,脸上仍是被风刮得生疼,束发的道巾则被吹走,满头长发飘散下来。

    撞击之后,高下立判,卓腾云稳稳立于原地,鼠妖则被撞了个趔趄,栽倒在地上。鼠妖不甘,爬起来冲卓腾云再次咆哮,一跃而起,扑了过来,两支血红的獠牙直接咬向卓腾云的脖颈。若是真个咬上,恐怕非得当场咬断了脖子不可。

    卓腾云两腿分开,重心下沉,稳稳站了八字桩,双手迅速向前探出,直接卡在鼠妖的双肩和脖颈连接处,不待鼠妖张口欲咬,拧身向斜后一摔,将鼠妖重重掷于地上,在坚硬如铁的土地上竟然砸出一个大坑!

    这一下子把鼠妖摔了七荤八素,惨叫着“吱吱”两声,鼠妖的巨大身形在抽搐之中变小,逐渐缩回原本的样子。

    鼠妖瘸着腿爬了起来,双眼盯向卓腾云,卓腾云闭上双目,不与对视,同时念动咒语,散去了神打,黄巾力士的虚影渐渐消逝,卓腾云恭恭敬敬地向虚影稽首三拜。

    恢复真身的卓腾云再次拔剑,向鼠妖刺去,鼠妖翻身躲开;卓腾云再刺,鼠妖蹭地蹿向一边,冲着卓腾云龇牙咧嘴。

    就听卓腾云“咦”了一声,这鼠妖双目通红,眉间裂开一道三角,四顾而望。

    八角亭上的小卓道长则冲赵然喝道:“全力发动大阵,妖物开了天眼,防他逃窜!”

    天眼并非真眼,不能视物,却能分辨天地运行的气机。鼠妖的天眼层次很低,不能用于斗法,但却能够看出阵法中的气机运行轨迹,找到其中的破绽。就这一点而言,其实与赵然如今身上具有的本领非常相似。

    赵然不懂什么叫开天眼,但从大卓、小卓道长的神态中看出了危险。因此全力运使五行厚土转金阵,防止鼠妖逃出生天。

    就见这鼠妖一会儿向东、一会儿向西,忽南忽北,上纵下跳。如果只是这样,它依然逃不出去,但既然开了天眼,鼠妖的出逃方位就选择得极为恰当了。它选择的方位都是五行相接之处,也就是五行弥合的所在,这些地方的阵法气机因为五行法器不能圆融为一而略有迟滞之象。这种迟滞平常时看不出来的,但鼠妖此时却能找到,从这些地方出逃,很有希望破阵而出。

    说来也是鼠妖倒霉,遇到了赵然这么个凡人中的非凡人,如果是别的“凡人”,甚至是修道者中对气机分辨不敏者——比如大卓和小卓道长,那么开了天眼之后,就算是困在阵中,也有极大希望破阵而去。

    赵然操控阵法已经逐渐圆转自如,他本人对于天地气机的把握又远远强于鼠妖,此时沉下心神操纵大阵,已经完全不必去目视鼠妖的出逃方位了——他的眼力也跟不上全力发动的鼠妖身形。他运用自己头脑中对气机的敏锐感知,去察觉阵法中五行运转的薄弱环节,不停操控五行法器运转,巩固相接之处。同时,他还调动铜镜、风铃和木剑三件法器,针对性地加强薄弱之处,或守卫、或攻击,总之想尽一切办法阻挡鼠妖闯阵。

    赵然凝神操控法阵之际,大卓、小卓道长也没闲着,卓腾云在阵中拦截和追逐,卓腾翼则在亭上不停的扔符。直到这时,才显出小卓道长的本事,就见他左右手一齐开工,嘴皮子极快的颤动着,手中符纸如不要钱一般拼命抛了出来,金黄的符纸漫天飞舞,从各个角度飘向鼠妖,在阵中爆起一片片火花。短短数十息间,小卓道长共扔出一百零三张火符,这份功力堪称惊艳。

    鼠妖终于在三人联手之下被彻底封住了去路,赶上前去的大卓道长举剑刺下,从鼠妖肋部透入,在咯吱咯吱的金铁交鸣声中,将鼠妖刺了个通透。

    鼠妖一死,赵然便将罗盘撒开——他已经双手颤抖,浑身大汗,犹如刚从水池中捞出来一般。这一役,赵然透支心神,耗尽了精力,脸色苍白,仿佛大病一场,趴在八角亭上,喘息了半天都没体力挪动一个指头。

    小卓道长提着赵然下了八角亭,从囊中取出一粒青色的药丸,塞入赵然口中。药丸入口即化,如一股暖流般沿喉而下,散入四肢百脉。得了药力相助,赵然终于缓过神来,在亭中斜靠着栏杆坐起来,看着大卓道长处理鼠妖的尸首。

    小卓道长在亭中照顾赵然,见他脸色恢复红润,点头道:“也不知这鼠妖哪里得了诸般奇缘,不仅能够摄魂,而且还开了天眼……若是再等他吃了紫府朱果,恐怕为害更重。这妖物擅长遁逃,实是难以捕捉,这一次你功劳不小,却是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大卓道长将鼠妖尸首处理完毕,又将盛放紫府朱果的木匣拾起,察看之后一并放入囊中,这才走过来,也不说话,只是微笑着向赵然颌首赞许。

    小卓道长续道:“我们此行便要回山,须将一应经过向馆里禀明……紫府朱果也须交回去。”犹豫片刻,又道:“这紫府朱果不能与你,一来太过珍贵,二来给你也无用,反是害了你,望你能够明白。”

    赵然点头,道:“二位师叔放心,师侄不是心胸狭隘之人。”

    小卓道长含笑道:“你也放心,我们也非小气之人,你今日的功劳不小,我等回山后自会禀明,届时馆里定有犒赏。”说罢,从怀中取出一个拇指大小的瓷瓶:“适才喂你服食的是养心丸,瓶中尚余两粒,你回去后若是仍觉不适,再服第二粒,若是已然无妨,便收着将来用。这丸药炼制不易,莫糟蹋了。”

    赵然接过瓷瓶,谢了大卓、小卓两位师叔,三人一齐出了罗家宅院,并行返回。途中遇到战战兢兢躲避在外的罗家上下数十口,赵然告诉他们妖物已除,可以回去高枕无忧了,罗乡宦千恩万谢,这次却大方了许多,拿出一张百两银票以为酬谢。

    大卓和小卓道长看不上这点银子,是以都入了赵然腰包,至于被斗法波及得一片狼藉的后园,自有罗乡宦自己收拾,赵然也不用去操心。和两位师叔分开后,赵然便迅速返回无极院。这一次虽然很刺激,但确实太累了,他须得美美睡上一觉才可。

    感谢yangzhigang兄打赏。billle兄的催更让老饭很无奈,又要上班又要带孩子,实在没那么多时间,请见谅。